帕米尔一大块国土,在清朝是如何给弄丢的

除了青藏高原,还有一个世界屋脊,它就是帕米尔——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的意思。这个世界屋脊,之前也属于中国,而且完全属于中国,古代还有一个很中国的名字:葱岭。

如今提到“世界屋脊”,人们都知道指的是青藏高原。

除了青藏高原,还有一个世界屋脊,它就是帕米尔——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的意思。

这个世界屋脊,之前也属于中国,而且完全属于中国,古代还有一个很中国的名字:葱岭

早在战国中后期至汉代初中期成书的《山海经》里,就有过帕米尔的大名,只不过在《山海经》里它叫不周山,就是共工和颛顼争夺帝位,被共工一怒之下拦腰撞断的那座山。

也有说不周山是昆仑山,但据考证(《淮南子·道原训》有记载),不周山在昆仑山西北,亦即昆仑山西北部的帕米尔,说不周山是昆仑山是误解。

而“葱岭”这个很中国的名字,早在汉朝就叫响了,“因多野葱或山崖葱翠而得名”。

帕米尔一大块国土,在清朝是如何给弄丢的

图1 帕米尔高原位置所在


帕米尔具体什么时候属于中国的,有关史料语焉不详,但能够确定的是,这个“我国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居住、游牧的地方”,“直到19世纪70年代一直属于中国,是无可争议的我国领土的一部分”。

而根据“吐蕃国归顺中国之后这里就是中国的最西管区之一”,至少在唐朝,帕米尔就被纳入了中国版图,而“帕米尔”这个名字,正是诞生于唐朝。

尤其是清代全盛时期,帕米尔高原全境都为中国所管辖,但是后来,具体点说公元1890年左右,帕米尔(很大一部分)丢了。

至于如何丢的,说法是被俄国和英国瓜分了,这两个强盗签了一个协定,帕米尔北部归了俄国,英国则取得瓦罕帕米尔。

据《国闻备乘》,这块国土丢失的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其地虽然“扼西域回部要枢”,但被当时的清政府因其为边境蛮荒之地,而放松了对它的管辖,一个叫谋英思的俄国人,打算“由此窥印度”,觉得有机可乘,便制作了一份地图,把整个帕米尔画在俄国境内。

帕米尔一大块国土,在清朝是如何给弄丢的

图2 洪钧(1839-1893) 清末外交家,字陶士,号文卿


当时的朝中士大夫,比如徐松、张穆、祁韵士、李文田等人,都自以为懂西北历史、地理。

这些书呆子,虽然详于考古,却不知今,更不知道,在他们自以为博学多才自鸣得意的时候,一个名叫谋英思的俄国人,已经采用卑劣手段,“抢”走了西部一大片国土。

与这些书呆子的愚昧相比,一个叫洪钧的所谓外交家,他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完全可以叫做卖国行径!

洪钧,江苏苏州人,清同治年间状元,初任翰林院修撰,1881年任内阁学士,官至兵部左侍郎,1889年至1892年任清廷驻俄、德、奥、荷兰四国大臣,回国后曾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

洪钧喜欢历史,并喜欢著述,习惯引用外国资料,却又不加鉴别,管他真伪,拿来就用。

据《国闻备乘》,当时洪钧正在给《元史·地理志》作注,只是尚未完工。

见了俄国人所绘地图,洪钧大喜,“出重金购之”,立即动手译为中文,并自作了跋语,取名叫《中俄交界图》,说什么这是“海外秘本”,把它献给总理衙门,一定会得到褒奖,还可在徐松、张穆等人面前嘚瑟嘚瑟——你们的知识都过时了。

帕米尔一大块国土,在清朝是如何给弄丢的

图3 清朝与俄的《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对帕米尔的划分



俄国人的第一个阴谋得逞后,便暗中派军队袭据帕米尔。

英国人不干了,质问清朝总理衙门,你们未经同意,为何擅自割地给俄国人?

总理衙门大吃一惊,询问俄国使者,后者便拿出洪钧所译新图说,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哈,这可是你们自己人“划”的两国界限!

总理衙门据“史”力争,俄国使者却“坚不认咎”。

当时的洪钧正在生病,消息传到他耳朵里,这才知道上了俄国人的当,害怕上面追责,病情顿时加重,没多久就一命呜呼了。

洪钧挂掉后,俄国人干脆抛开中国,割帕米尔南疆与英国人“握手言和”,清廷争也无用,一大片国土,就这样丢掉了。

既成事实后,很多人都说,“此案洪钧为张荫桓所卖”。

图4 张荫桓(1837-1900) 清末大臣,字樵野,广东南海人


这个张荫桓是何方神圣?他与此案又有何关系?人们怎么说洪钧被他“卖”了呢?

张荫桓,广东南海人,光绪七年授安徽徽宁池太广道,第二年迁按察使,“赏三品京堂,命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光绪十二年除太常寺卿,转通政司副使,复值总署,累迁户部左侍郎。

根据有关资料,这人也算是个资深外交官,曾被任命为“特派出使美国、秘鲁、西班牙三国大臣”,在华盛顿呆了整整三年,对西方社会进行过全面考察,回国后还写过反映他出使经历的《三洲日记》,后来被任命为总理衙门大臣后,还兼任户部侍郎,成为身兼外交、财政两大要职的重臣。

中日甲午战争时,清政府派时为户部侍郎的张荫桓,和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赴日求和,却被日本人以“全权不足”为由,侮辱一番后驱逐回国。

图5 张荫桓,著有《三洲日记》,作品节选


然而,查阅相关史料,却未查到张荫桓与“帕米尔丢失案”有关的记录,联想到他曾被流放新疆,是否在新疆与俄国人暗通过款曲,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他被流放新疆的情况,官方史书几乎未予记载,还是他自己在他的《铁画楼诗钞》中,提到过他在新疆的点点滴滴。

而他自己,是不可能把自己做过的坏事记录下来的。

说他与俄国人暗通款曲,则很有可能,因为根据官方记录,他在长期从事外交与洋务活动中,经常有传闻说他“专权与纳贿”,并多次遭到弹劾,只是因光绪无比信任才次次过关。

这两家伙无论谁的责任更大,那一大片国土,反正就这样人为地弄丢了,直到中华民国成立后,仍未能收回。

直到中华民国成立后,仍未能收回。

1960年,中国与阿富汗签订边界条约,承认放弃瓦罕帕米尔,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瓦罕走廊”。

而之前被俄国人抢走的那一部分,则于塔吉克斯坦独立后归了塔吉克斯坦,中塔后来签订边界协定,2011年新划国界时,其中的1158平方公里又回到了中国。

文:沙尘暴

参考文献:《国闻备乘》《淮南子·道原训》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帕米尔一大块国土,在清朝是如何给弄丢的"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