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航坠机中国率先发停飞令 外媒称 “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站队”

在埃塞俄比亚航空ET302航班失事后的第4天、印尼狮子航空JT610航班失事后的第136天,全球现役的近400架737 Max都已经停在停机坪上,静候两起相似空难的调查结果出炉。

埃航坠机中国率先发停飞令 外媒称 “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站队”

在埃塞俄比亚航空ET302航班失事后的第4天、印尼狮子航空JT610航班失事后的第136天,全球现役的近400架737 Max都已经停在停机坪上,静候两起相似空难的调查结果出炉。

在包括8名中国乘客在内的157人遇难消息传来后,中国民航局11日率先颁布了“停飞指令”,暂停国内航空公司737 Max飞机的商业运行。随后,欧盟、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相继宣布停飞。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12日下午在白宫宣布,将停飞737 Max型号飞机——美国是全球最后一个停飞该机型的国家。

中国与美国,一个开头一个结尾,这样的排序震动了全球民航业,也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件事情:国际民航规则的制定不再是美国一家独大了。

新标准:中国

“中国通过停飞737向天空发出信号:北京正在制定新的天空规则”,这是《外交政策》杂志网站一篇评论的标题,也是西方舆论认同中国率先做出停飞决定的证据之一。

埃航坠机中国率先发停飞令 外媒称 “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站队”

中国民航局11日发出停飞令后,印度尼西亚、埃塞俄比亚和蒙古成为当日迅速作出决定的不多的国家;12日,欧盟、新加坡、澳大利亚、墨西哥、阿根廷等多国也纷纷做出同样决定,中国带动的这股“禁飞浪潮”已经得到了全球响应的连锁反应;13日,随着加拿大宣布停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终于下令美国航空公司停飞737 Max。

“中国在实施停飞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外交政策》评论道,“不久前,中国民航局在全球航空安全问题上超越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是不可想象的,特别在事关美国制造的飞机上。”“令人惊讶的国际反应塑造了中国一个负责任的、有安全意识的天空守护者形象。”

在《纽约时报》看来,这是中国民航监管机构一个很大的转变。过去,中国民航业在很大程度上会遵循美国制定的标准。而统计数据显示,如今中国航空公司已经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一批了。

“过去,我们主要根据FAA决定采取行动,”中国航空业顾问林智杰表示,“如果FAA说停飞,我们也会停飞,反之亦然。” 林智杰认为,北京监管机构现在可以独立采取行动,“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彭博社则称,这一事件正在为全球航空安全创造一个新的标准:中国。

埃航坠机中国率先发停飞令 外媒称 “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站队”

在民航历史上,中国作为全球首个宣布机型停飞的国家非常罕见,通常是FAA发布停飞指令后,其他国家再跟进。而此次事件证明,中国民航局正逐步成为和FAA以及欧盟航空安全局同样能决定飞机安全与否的权威机构。

“感谢中国、埃塞俄比亚、印度尼西亚、欧盟和加拿大,你们挽救了一架可能从高空坠毁的美国飞机”,一位美国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留言称。

事实上,中国已经在深刻参与到全球航空,尤其是航空安全领域的规则与法规制定中。负责协商国际民用航空标准和建议措施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在2015年首次任命了一位中国人柳芳作为该组织的第十二届秘书长。2018年8月,获得连任的柳芳又开启了她第二个三年任期。

新质疑:美国

14日,法国民航安全调查和分析局(BEA)透露,ET302航班的飞行数据仪和座舱语音记录仪(二者俗称“黑匣子”)已经被送往法国进行分析调查。而根据此前航空事故调查的惯例,如果涉事的是波音飞机,被公认为业界权威的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通常会接手这一部分的调查。

在埃塞将“黑匣子”送往法国前,也有报道称,美国和欧洲在争夺“黑匣子”的调查权。最终“黑匣子”还是交由法国机构手中,很难令人不联想到多天来波音公司的“嘴硬”和FAA的“拒绝停飞”导致了美国在国际民航界公信力的下降。

“当加拿大加入停飞的行列时,美国几乎被完全孤立,这说明世界正在抛弃美国在航空安全方面的领先地位”,《金融时报》如此评论称,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全球对于美国机构的信任度下降。

在本周一提出的2020财年预算提案中,特朗普建议削减FAA的预算——而这一全球两大适航证颁发机构之一、美国民用航空领域的核心部门的局长之位已经一年多没人坐了。

就在去年初,特朗普在推特上“邀功”称自他上任以来美国年航空业“无人死亡”后不久,时任FAA局长迈克尔•韦尔塔(Michael Huerta)突然宣布辞职。此后,特朗普曾力推自己的私人飞行员约翰•邓金(John Dunkin)接替FAA局长之位,来领导这个掌握164亿美元预算和4.7万雇员的机构。但邓金被国会认为缺乏足够经验而被果断否决,特朗普也未能再提出新的人选。至今,FAA官网上的局长、副局长以及幕僚长三个职位都处于空缺状态,由他人代理。

“FAA的可信赖度正在受到考验,”兰德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查德·欧兰特坦言称。特朗普与波音公司不浅的交情,也让外界开始质疑FAA作为一家政府机构是否因为来自总统的压力而失去了独立判断的专业能力。

路透社此前就在报道中暗示了这一疑虑。路透社援引两名知情情人士的消息称,波音CEO米伦伯格当地时间12日上午曾亲自打电话给特朗普,向他保证737 Max客机的安全性,强调绝无禁飞必要。就在这通电话结束不久后,FAA就再度重申不会禁飞波音737Max客机。

就算抛开波音为特朗普就职典礼捐赠的100万美元和每年超过1500万美元的游说经费不谈,特朗普的身边也不缺乏来自波音的影响:预计将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的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在加入五角大楼之前,曾在波音工作31年。特朗普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莉则被即将加入波音的董事会。

种种迹象表示,外国政府对于FAA作为全球飞行安全仲裁者的信任已经被颠覆,外国政府开始自行决定是否允许公民登上波音飞机,又或者可以听听中国的意见。

“当中国和欧盟同意相同的监管标准时,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站队。”《金融时报》称。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环球时报】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埃航坠机中国率先发停飞令 外媒称 “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站队”"的相关文章